Crossing

南方周末 阅读理解

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351000354245662773461579

人都是情绪动物,想起十三个原因里,Tony一定要让Clay到对的情绪才能听录音带,不然很容易出现错误的解读。

重读南方周末访谈,一些新get到的点。

关于谈恋爱

可能有些人想隐瞒,因为他们觉得……我不能说大实话。

(您还知道自己说得是大实话啊哈哈哈~)

关于偶像

有,偶像应该传递给粉丝一些积极的能量。看他的受众是什么,如果他年轻的话,还要带领,比如说你现在当了偶像,你告诉大家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了这个偶像,那年轻的粉丝肯定就会觉得:噢,通过努力我也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都是有可能的。其实有时候传递是一定的,但有时候没办法。一半是作为公众人物你就得这样,另一半是,这么做确实是好的,真的会对他们有影响。

(一半是客观环境使然,一半是主观能动性。)

关于搜自己

有时候搜一下,就看看照片,诶,这张拍得还行,我保存一下。就有时候设为壁纸吧,就有点自恋。每天解锁自己。

(每天解锁自己可还行?)

关于信息不对称

别人只知道我接了《热血街舞团》,接了这部电视剧、这部电影,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接这个东西,也不知道我们经过什么沟通、筛选。别人有时推荐你应该这么做,你应该那么做……因为他们接触不到这些,信息不对称,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难。

(其实没想到他会用信息不对称这个词,很多时候,沟通的障碍都是来自于信息不对称。)

关于表演

除非我们真的,把其他工作抛开,给我半年时间什么都不干,我从头到尾,比如说从开始聊剧本、改剧本开始,才有可能。

(所以有没有可能,潜台词是,真的碰到想表达好的角色,会值得他放下其他工作,甚至是深入到改剧本的层面。他是那种,如果真的想做好,会希望能够从头到尾掌控的人吧,尽管这种掌控不等同于控制欲。)

(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,是他对演员的定义更宽了,当然不否认优秀演员都是这样定义的,可是大众不是啊。大众眼里的演员,就只管进组到杀青这段时间。他想的,是从头跟到尾,现阶段不允许,而大众的定义,他早就完成了。)

你回眸一笑,你就想,你回头看你的粉丝。这个时刻你这一笑,要让那些粉丝都哭,你想想你该怎么笑。

(你是怎么理解,让粉丝哭的笑呢,那一刻你在想什么?)

关于定位

我没有想过那么多,艺人也就只能是这样,拍电视剧、拍电影、上综艺、出专辑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(坦白说,我不喜欢这个定位。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是事实,但真的只把这些看成工作,就离梦想更远了。当然我知道,能够百分之一百二投入工作的人,一定不是对自己没有要求,或许是他还没有界定清楚吧。)

南方周末:你怎么理解艺人这份工作?有人希望留下流传千古的作品,有人可能只看成挣钱的生计。

鹿晗:我觉得艺人完全就是一份职业。首先我愿意去做,因为我爱好,也梦想成为能够唱能够跳的歌手。但我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,因为太难了,尤其像音乐作品,很难留下一个让大家都记住的。

(后来看到其他人的解读,倒是有点新的想法。职业源于热爱,原谅我已经快把职业两个字等同于赚钱的营生了,但他还是出于喜欢。至于留下什么作品,就像后面提到的勋章,这个时代的审美随时在变的,流行音乐保鲜的时间更短,比电影还要短,二三十年前的经典很快就被大家嫌弃了。依然还是,他对留下一个作品的标准更加严格,所以才会觉得这个要求太高了。)

关于音乐

南方周末:那你希望到2068年还有人唱《勋章》吗?

鹿晗:我觉得需要有,但是不能所有歌手为了保险都去唱口水歌,怎么火怎么来的歌。

(原来你对勋章的定位也是口水歌。)

我今年想攻一下音乐这边,包括参加《热血街舞团》也是为了音乐。大家看到我可以跳舞,再趁着一波年轻的潮流文化,推一下我的音乐类型。之后还会有几个比较好的音乐综艺,我都会选择上。马上要录专辑、开演唱会,下半年基本上在音乐上。

(喔,原来街舞团也是为了音乐。你也意识到,既没有文化土壤,又没有宣传的出口,这件事情是很难做的吧。)

(另一方面,年初你和办办都捂不住消息要告诉大家关于新电影的消息,其实看到这里,大概也知道,今年是没戏了。联系到上面你讲的,连续两年都在采坑了,这里面有多难,我们真的没办法知道。只有一点希望,如果遇到你觉得足够好的剧本和班底,不要失去信心,哪怕多等一等,也是值得的。)

看下来,我开始带情绪的判断其实有些合理的依据的,最直接的证明在于定位。有不少人说他是个不太有上进心的人了,但仔细想想我觉得也不是,或者说不完全是。因为在我这里,没有上进心的人应该是糊弄事儿的,不会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(这里做,仅仅是最狭义的做,可以认为是我负责好我自己的部分)。我觉得有可能是定位不清晰导致的,没有长远的规划。简单说,就是不是喜欢给自己画大饼的人,比较脚踏实地,专注于自己做的每件事。说回来我为什么一定要揪着这点不放,因为我是那种没有目标很难进行下去的人(虽然最近我愈发觉得有目标也不一定能形成约束,但这并没有改变我对目标的执迷),所以我确实认为,如果有更清晰的规划,你可以比现在做的更好。其实包括被你放到下圈位的电影,你都有心做好,并且享受做好的过程和结果,只是不够成体系罢了。如果可以去专业的学习学习,会有机会看到不一样的你吧,但是这恐怕要等你对电影的爱赶上音乐,估计才会这样做吧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

© Cross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